AD
首页 > 资讯 > 正文

网络舆论场上的中国中产阶级

[2019-11-09 08:39:54] 来源:本站 编辑:小编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一、曾经沉默的少数刚刚过去的一年,诸多调查数据都显示出,中国中产阶级正在告别网络中沉默的少数这一角色,成为走在网络舆论前台的主力军。这不仅由新的网络生态环境引起,更与中国社会长期以来存在的社会问题息息相关。2016年,涉及城

  一、曾经沉默的少数

  刚刚过去的一年,诸多调查数据都显示出,中国中产阶级正在告别网络中沉默的少数这一角色,成为走在网络舆论前台的主力军。这不仅由新的网络生态环境引起,更与中国社会长期以来存在的社会问题息息相关。

  2016 年,涉及城市居民、人身安全、财产安全、人格尊严和法治保障的舆情事情高于往年,而这些恰恰是中产阶级特别关注的领域。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2016 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中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来,公共治理事情成为所有舆情热点事情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共228 件,在热点事情中占比38%。

  这些事情往往涉及中产阶级的切身利益,自然容易引发其强烈的代入感。不过,其中更为基本的原因还是中国既有的诸多社会问题长期以来没有得到解决,使得中产阶级愈发恐慌。

  依据瑞士信贷银行2015 年10 月发布的报告,中国中产阶级只在全社会占比10.7%,这大大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的14%。对于金字塔形的中国社会结构而言,中产阶级向来就是社会的“少数”,比起巨大的金字塔底层,其发声基数更少;比起塔尖的顶层,其发声的渠道和空间更少。

  并且,中国中产阶级中不少人是从社会底层兴起的,对于这部分人而言,其需要承担的各方面压力高于其他阶层:一方面,需要考虑车子、房子等现实生存问题;另一方面,一旦发生任何较大变动,其辛苦打拼而来的一切就可以瞬间化为虚无,毕竟当今社会的保障制度还不足以对冲人们生活中的大部分危机,所以在较大的压力面前,遇到问题保持沉默是其一贯的态度。

  现阶段的中产阶级,不少是现有体系的受益者。在焦点事情的网络舆论中发声,就需要对现有体系存在的问题提出怀疑,这对于中产阶级而言,无疑是给自己的生活和现有社会地位增长不稳定的因素。作为处于社会金字塔中间部分的力量,他们并没有理由和实力去与现有的安稳生活对抗。因此,在过去,无论从哪方面而言,中产阶级都不足以成为舆论中发声的主力军。

  二、社交媒体新生态

  过去一年,网络中的热点事情主题区别于往年,呈现出新的特点。弱势群体、反腐等以往的热议话题逐步温度下跌,取而代之的是涉及中产阶级切身利益的诸多安全问题。

  过去,因为贫富差距及社会各项制度尚不健全,处于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的利益时常受损,互联网的兴起给了他们传统媒体时代从未有过的话语权。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相关社会制度的完善,弱势群体的利益正逐步得到更多保障,这个问题不再像过去一样突显;加之社会舆论已经习惯了弱势群体议题,因此这类议题整体的关注度自然有所下跌。

  2014 年及2015 年,“反腐”一直是网络舆论最为热门的话题,但2016 年却出现了差异现象,包括郭伯雄、令规划等相关新闻在内的反腐类新闻,以及“供给侧改革”、“一带一路”等国家重要战略的消息,都没能形成网络传播热点。《2016 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的统计数据也显示吏治反腐问题在各种热点事情中所带来的舆情压力同比有所下跌。相反,雷洋事情、魏则西事情、雾霾等与人们人身安全及健康息息相关的事情,成为爆炸性的热议话题,甚至贯穿全年。

  相比起反腐以及草根阶层的利益问题,安全和健康与中产阶级的生存生活更为相关,从相关热点事情引发的热议,可见中国中产阶级当下的焦虑。正是这些涉及中产阶级切身利益的事情频发,给中产阶级带来对现状的担心,使其努力在舆论中发声。

  当然,网络热议话题的变化不足够让中产阶级成网络舆论中声音最大的群体。2016 年,随着政府网络治理力度的加大以及互联网生态环境的变化,一批曾经的网络“大V”或失声或转型(参政治化转向商业化),这给网络舆论中的少数群体——中产阶级腾出了话语空间。而随着曾经的网络舆论高地论坛、贴吧热度的继续走低,活跃在其中的“草根”群体自然丧失了网络民间话语的主导权。知乎、果壳网等网站的兴起,以及微博的活跃度的回暖,意味着高知群体活跃的网站正在逐步崛起,这些也正是中产阶级活跃的阵地。

  三、发声源于恐慌

  中产阶级的焦虑并非新形态,中国社会缺乏安全感是历来存在的问题,这种不安全感又尤其体眼前中产阶级中。促使中产阶级迈向舆论前台大抵是新的社会问题及网络环境所致,但深根于中产阶级内心的焦虑,则是由来已久的社会问题的综合结果。

查看更多:阶级 网络 事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