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教育 > 正文

最美教师:最美教师被拐成老师 谁打造了尴尬的榜样(图)

[2019-11-08 19:14:31]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须追究刑事责任。对受害人应当救助,不能纵容拐卖、同情买主。”“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昨天就网友的关注表态一篇两年前的《被拐女成为山村女教师》的报道,28日再次引爆网络话题,同时让生活在河北省曲阳县太行山深

  “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须追究刑事责任。对受害人应当救助,不能纵容拐卖、同情买主。”“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昨天就网友的关注表态

  一篇两年前的《被拐女成为山村女教师》的报道,28日再次引爆网络话题,同时让生活在河北省曲阳县太行山深处的“临时代课教师”郜艳敏再次被外界关注。报道中凸显的郜艳敏“因为一份本能的大爱,她饱经苦难的生命像美丽的山花绽放”的主题,在网络上引发争议。

  被拐卖后

  成山村女教师

  郜艳敏很瘦小,身高只有1.5米左右。每次受访,她都要讲述一遍自己的屈辱经历。1994年端午节前夕,在河北打工的郜艳敏在石家庄火车站买回家的车票时,被两个以“招工”为名的妇女骗走。郜艳敏被转手卖给3名人贩子,然后以2700元的价格,卖给了曲阳县下岸村一个大她6岁的男人。被拐卖后,郜艳敏从未停止过对命运的抗争。一次她逃跑后,被丈夫追上暴打一顿。3次寻死未成后,她只得在恐惧中熬日子。

  而此时,远在河南襄城县双庙乡老家的母亲已经为她哭瞎了双眼,40多岁的父亲在她失踪后头发变白。一年后,家人找到了她,劝她认命,因为她现在回家也无法找到好的对象。

  被拐女的身份是贴在她身上的一张永远无法撕去的耻辱牌,郜艳敏就将自己封闭起来。后来有了女儿、儿子,伤痛渐渐平复。

  2000年,下岸村小学要合并到辉岭中心小学,孩子们要翻山越岭7里路去上学。高年级的学生不怕,低年级的学生怎么办?辉岭中心小学决定在下岸村设一个教学点,于是校长找到了郜艳敏这位全村唯一的初中生。

  刚开始,下岸村的教学点设在村外一间用石头垒成的屋子里,四面透风。冬天来了,郜艳敏就把孩子们叫到自家炕上上课。她动员那些辍学的学生回到教室。哪位学生没钱买书,她就自己掏钱。而郜艳敏的报酬是每年2000元。不到200元的月工资先是每月一发,后来两个月一发,从2004年开始,变成了一年一发。

  因暴露“家丑”

  差点被辞退

  2006年5月,郜艳敏的事迹被当地媒体报道后,引起巨大反响,2007年1月,郜艳敏获得“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2009年,其经历被改编成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

  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后,郜艳敏却感到了重重压力。当地媒体报道,因郜艳敏当临时教师的经历,以及适龄孩子辍学、教育投入不足等问题,暴露了当地教育管理部门的种种漏洞,曲阳县有关方面为遮“家丑”,决定取消下岸村教学点,辞退郜老师。后来,在舆论的压力下,曲阳教育局有关领导表示:尊重现实,下岸教学点暂不取消,郜艳敏老师继续留任。

  镇里全面接收

  外界捐赠

  当时,许多人开始给郜艳敏及下岸村小学捐款、捐物。郜艳敏家里十分简陋,没有像样的家具,丈夫体弱多病。公公的脑血栓说犯就犯,婆婆每到冬天就气管炎发作,下不来炕。她娘家的境况也好不到哪儿去,母亲已经去世,父亲患了胃病、脑血栓和老年痴呆症,一个弟弟在外地打工。尽管郜艳敏需要钱,但她将1.2万元捐款发到了下岸村40多名穷孩子手中,捐给她本人的9000多元钱她也分文没动。

  但也有人不相信她,2006年6月,镇里出面成立了救助基金会,全面接收外界捐赠。镇里的解释是,让这些善款得到合理的配置,使全镇更多的苦孩子得到救助。村里人却不这样认为:“镇里全面接收外界捐赠,这是对郜老师的不信任。”

  一位美籍华人给郜艳敏寄来了250美元,信上告诉郜艳敏:“这笔钱是给你的,你可根据自己的需要支配。”镇里要求把这笔钱放进镇里的救助基金会。村干部和郜艳敏希望这笔钱用来给村里修路,但一直也没有取。

  “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须追究刑事责任。对受害人应当救助,不能纵容拐卖、同情买主。”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昨天就网友的关注表态说,并称“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郜艳敏2 9日向南都记者证实,自己仍是曲阳县下岸村的“临时代课教师”。提到网友的议论,郜艳敏不愿意过多回应,只是称“平时不怎么上网”、“谢谢大家的关心”。

  上一页12下一页

  “大爱”旧闻遭新吐槽

  “无论是报道还是电影,我能看见的只有两个字:吃人。”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长年生活在河北曲阳县大山深处下岸村的临时代课教师郜艳敏,突然之间成为新浪微博的话题人物。

  争议缘起于2013年5月的一篇题为《[最美乡村教师候选]郜艳敏:被拐女成为山村女教师》的报道再度进入网友视野。报道的开头提到,郜艳敏“在打工途中被人贩子拐骗,卖到了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大山深处,她曾用生命抗争,但没有能逃离偏僻的小村庄”,“因为她是村子里学历最高的人,初中毕业,她成了村小学的代课教师,因为孩子们渴望的眼睛,她选择留在了带给她痛苦和屈辱的异地他乡”。

  报道的重点是郜艳敏以“大爱”展现的“以德报怨”,“她受过委屈,因为她暴露了当地教育等方面的一些不如意的地方;也接受过无数的掌声和赞誉,因为她的大爱,以德报怨,展示了一个最美乡村女教师的传奇形象。”

  不过,这样一篇充满正能量的文章,却遭到包括“新媒体女性”在内的一部分网友的批评:“对郜艳敏的歌颂,和劝受家暴妇女给丈夫一个拥抱以及女德班的逻辑是一样的。”批评者认为,报道轻描淡写地跳过妇女郜艳敏痛苦而耻辱的被拐经历,是在“逼迫那些境地已经十分悲惨的妇女寻找一个无可奈何但却是唯一被承认的解决方法以获得解脱和幸福”。

  与此同时,据称以郜艳敏为原型的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2009年)再度被网友翻出,不断被网友质疑:“防止同样悲剧发生的应该是政府,教育落后就尼玛掏钱出来办教育,拐卖妇女儿童就抓起来坐牢。让一个受害者站出来撑起一片天,演苦情戏……”

  从被拐到代课教师

  南都记者29日联系到郜艳敏时,她正在家里,刚吃过午饭。据此前报道:1994年夏,18岁的河南打工妹郜艳敏被人以介绍工作哄骗,落入两个女人贩子圈套,后被转卖、被人凌辱,再以2700元的价格卖到了太行山深处的曲阳县灵山镇下岸村,卖给了一个比她大6岁的不识字的羊倌。

  提到下岸村的二十年生活,郜艳敏几次选择了沉默。其实,如果当年不是因为当地一位热心救助山区贫困孩子的农民摄影师刘向阳和媒体关注,郜艳敏的经历很可能永远不会为外界所知。据《燕赵都市报》2006年报道,下岸村位于曲阳县最北部的大山深处,40户村民,200多口人,村民们的生活都非常贫困。郜艳敏向南都记者证实,村里有很多人现在依然以打工为生。

  大概是因为地处偏远,郜艳敏说,即使现在她也很少走出村子去县城,“就是买学生书籍用具(的时候去)”。然而,在被卖到下岸村之初,她曾想过离开。“一般的人都会认命,我不会,我只能抗争。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我自杀过三次,第一次是刚来不久,穿着秋衣跳了水,第二次吃的安眠药,第三次吃的老鼠药。”她2006年接受《南风窗》采访时回忆说。

  按郜艳敏此前的口述,1995年她得到了一次由丈夫陪同回老家的机会,但家人担心她回来找不到好的对象,最后又回到下岸村;随后,作为村里唯一初中毕业的人,当了大半年代课教师,后因女儿出生就停了代课的工作;直到2000年合校并点,村里只剩下低年级的学生,正式老师又不愿意来上课,辉岭小学的领导再次来做工作,她才继续担任代课教师。

  至于郜艳敏的经历逐渐为外界所知,则是2005年。这一年,摄影师刘向阳到山里拍片,知道了她的经历。再后来,陆续有摄影爱好者和企业来帮助,学校也翻新了。郜艳敏谈起那位“共同语言不多”大她6岁的丈夫,“过去喝了酒常打我,因为我是他买来的媳妇。”而教书的工作,让她成为村里人口中的“郜老师”。

  曾是被政府关注“重点”

  这至少已是郜艳敏第二次受到外界的大规模关注。2006年5月,河北当地媒体以《被拐女子曲阳书写园丁传奇》为题,率先报道郜艳敏“以对教育工作的热爱”,“成为一个受学生和家长欢迎的老师,不幸的人生因为她的善良和奉献演绎为传奇”。报道刊发后,旋即引来央视、凤凰卫视等媒体的跟进报道。

  出乎意料的是,媒体的集中关注,并未太大改变郜艳敏的生活轨迹,反倒引起了当地政府的另一种“重视”。《南风窗》在这年底刊发的一篇报道中提到,在该刊记者到达下岸村之前,已先后有中央电视台《半边天》节目、凤凰卫视《冷暖人生》节目的摄制组采访受阻而回,“镇领导对下岸村支书下了死命令:‘如果《半边天》带走了郜艳敏,就撤你的职,开除你的党籍!’”

  同在这一年,郜艳敏被评为“2006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随后一篇报道中提到:“2007年1月8日,郜艳敏手捧‘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奖杯孤零零地回到村里。直到记者采访时,当地政府也没人去看她,哪怕是一个问候的电话也没有。”这个说法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这篇报道还称,郜艳敏的经历引来外界关注后,曾有人捐款,镇里以让更多苦孩子得到救助为名成立了救助基金会,一位美籍华人给郜艳敏寄来了250美元,也被要求放进镇里的救助基金会,“村干部和郜艳敏希望这笔钱用来给村里修路,但至今也没有取出来。”

  回应:感谢外界关注

  “平时都不怎么上网。”提到再次被网络关注,郜艳敏29日中午对南都记者说,自己不清楚发生在网上的争议,也没有关注网友的讨论。在与记者的交流中语气平静,郜艳敏一直语气平淡,但只要话题稍稍关涉到过往,她不是陷入沉默,就是称“以前都说过了”、“都已经习惯了”。即便是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在实名认证微博里对此事发表的看法,似乎也没引起她太多兴奋。

  可以确定的是,郜艳敏现在依然在下岸村教书,依然是“临时代课教师”的身份。前述那篇引发争议的2013年的报道提到,郜艳敏当时的月工资是600元;她昨天向南都记者证实,目前仍是这个数。2006年报道中提到的村里老党员提议她入党的事情,在数年前已经实现。

  眼下她可能需要面对的是,随着近年来学校不断调整合并,教学点的班级越来越少,连一二年级的学生也都合并去辉岭小学上课了,如今只剩下学前班和一名有残疾的一年级学生。提到未来,郜艳敏表示没有仔细想过,“上边说让我做(老师)就继续做,如果哪天说不让做了,就不做了。”

  “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须追究刑事责任。对受害人应当救助,不能纵容拐卖、同情买主。”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昨天就网友的关注表态说,并称“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就此,南都记者致电曲阳县多个相关部门,县委宣传部一吕姓工作人员说,领导因公外出,具体情况要过几天才能回复;曲阳县公安局政治处一工作人员则表示,该案目前正在调查,不方便透露。

  上一页12下一页

查看更多:报道 教师

为您推荐